bokee.net

其他职业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痛心:地震中的五十九個感動(21-30)

21.《一些老师的尸体被挖出来时,手臂还紧紧地抱着学生》
记者在武都还看见一个带领其他孩子玩耍的章姓男孩,他似乎已经从灾难里缓过神,又恢复了孩子爱玩的天性。这名男生是武都小学六年级一班的学生。他说,他们班有61个同学,他知道还有17个活着。男孩把衣服撩起来给记者看他身上的划伤。他说,地震时他在二楼,楼垮了,他人被抛了出来,才活了下来。有的学生是被老师推出去的,老师自己却死了。

22.《温家宝雨中看望废墟下待救学生,流下眼泪》
十三日上午,温家宝总理在主持召开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会议后,立即乘车来到都江堰市区街道,他在雨中踩着泥泞看望受灾的孩子们。
  温家宝专程前往新建小学,实地考察抢救因地震被掩埋在废墟里的小学生们的情况。他冒着危险,踩着泥泞,攀上瓦砾堆,走近施救地点。当他看到抢险人员正在解救两名被困在废墟下的孩子时,激动地流下了热泪。在雨中,温家宝一直弯腰察看救援情况。他大声告诉孩子,我是温家宝爷爷,孩子们一定要挺住,一定会得救!
  温家宝心情十分沉重,再三叮嘱抢救人员务必尽最大努力,争取更多时间,抢救出更多孩子。他说,房子裂了、塌了,我们还可以再修。只要人在,我们就一定能够渡过难关,战胜这场重大自然灾害。 (艺人:关于温老爷子的报道,视频比文字更加感人!!!)

22.《孝感:65岁老太背瘫痪老伴下楼逃生》
“地震虽然没造成损失,但我必须把这个感人的故事告诉你们。”42岁的孝感居民吕芳说,昨日下午,在确定孝感遭遇地震波及时,她马上从公司的写字楼跑了出来,但她马上想到家中瘫痪在床的父亲。67岁的父亲住在7楼,虽然有母亲在家中照料,但65岁的母亲肯定背不动父亲逃生。她必须去把父亲救出来。
她急忙往家赶,爬上家里所住的三楼时,眼前的一幕,把她惊呆了,满脸汗水的母亲已经将父亲背到了3楼,母亲一手扶着背上的父亲,一手扶着楼梯,正一步步地向楼下挪。于是她迅速迎上去接过了父亲。背上父亲后,她才感受到父亲之重。母亲是用什么力量将父亲背到3层的?危难时刻,母亲是多么伟大。

23.《我是家长,但我现在不可能丢下学生去接女儿》
抱着孩子往外跑时,老师李斐想到了自己在盐道街小学读三年级的孩子。她出来了没有?被挤到了没有?她,现在在哪里?曾琴悄悄告诉记者,当时看到李斐的眼睛变得红红的。
  “我没哭,只是……”话没说完,眼泪已经渗出来了,无声地在脸上淌。“李老师哭了!”坐在她身边的7个孩子奶声奶气地说。“李老师家里有危险。”其中一个叫李阳阳(音)的小孩开始咧嘴大哭。“不哭不哭,你妈妈马上就来了。”李斐抹抹眼睛,迅速坐到哭泣的孩子身边,亲亲他的脸,然后很勉强地朝记者笑了笑:“现在电话打不通,短信也不晓得发出去没有。她爸爸应该去接她了。我这边还有娃娃,我不可能这个时候跑去接自己的娃娃。”
  下午5时20分。7个孩子的家长陆续接走了孩子,李斐还是没有走。今天,幼儿园的所有老师,包括3个怀着身孕的准妈妈,都表示要留在这里,直到最后一个孩子离园。她起身走到校门口朝外张望。曾琴见状不忍心,给盐道街小学的副校长打了个电话。当电话那头传来“三年四班都被平安接走了”的消息时,李斐长出一口气,双掌合十,喃喃地说:“谢谢、谢谢”。

24《广东各地震感强烈,湛江男子背生病父亲下25楼》
5月12日14时30分整,湛江市霞山区发生轻微地震,国贸大厦至附属医院一带感觉较为强烈。地震感觉共有两次,第一次持续时间达50秒左右,第二次20秒左右。
记者当时在10分钟后恰巧经过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大楼门口,只见病人及其家属都在门口,其中还包括只有出生才三天的婴儿和刚为人母的母亲,更有满头白发的病人。
经过进一步了解,住院部25楼感觉尤为强烈。当时乱作一团,有一到医院看望生病父亲的王先生背着父亲从25楼走到1楼。

25.《记者手记:多想再握你的手》
在那些美好的日子里,我们的手,摘取鲜花,抚摸爱侣,拥抱孩子,弹奏乐曲……平静绵长的日子就像一颗珍珠一样滚动在手心,闪烁着生命夺目的光芒。
而突如其来的地震灾难,却让我们的手瞬间倾覆、扭曲、折断,甚至永远不再举起。那最后一刻的手势,刺痛我们的双眼,更刺痛我们的心灵——它痛得痉挛,痛得流泪:多想再握一次你的手!
在茫茫黑暗中,我们下意识地伸手呼救;在层层瓦砾中,我们徒手掘取亲人的生命;在紧紧相握中,我们不放弃拯救的希望;在点点烛光中,我们祈祷逝去的灵魂安息!
       在不美好的日子里,我们的手,彼此搀扶,互相传递,让痛苦后退,为希望加温!我们手牵着手,十指相扣,生命的珍珠依然在我们手心,经历了血与泪的浸泡,经历了伤与死的磨砺,它只会更加圆润,更加透彻,更加夺目!
       握住你的手,我向你保证。

26.《聚源中学,一个个年轻生命逝去》
        距都江堰市区十余公里的聚源镇,绝望的家长们正聚集在聚源中学操场上。这个拥有上千名学生的中学,据称“可能只有一半学生跑出来了”。
      学校的围墙已不复存在,初一教学楼尚属完好,而初二与初三年级的四层教学楼基本垮塌。
教学楼由两部楼梯间隔成三个部分,现在,只有楼梯间站立在废墟中,教室部分被全部夷平,钢筋混凝土之下,据信压着数百名年龄在15岁左右的中学生。
       初二9班的陆前磊平时并不是一个勤奋的学生,12日下午第一节课刚刚开始,数学老师的讲授让他昏昏欲睡。待他被周围的尖叫声惊醒,周围的同学已开始夺路而逃。讲台上的老师拼命地大喊,快跑快跑!
       陆前磊抢门而出,他的教室在教学楼三楼最左侧,几个班的学生都已经奔向楼梯。楼房随着“哐哐”的碰撞挤压声大幅摇晃,粉尘与小石块不断地砸在学生们头上。刚刚跑到操场上,身后传来沉闷的轰隆声,陆前磊一回头,他的教室一瞬间砸到了地上。
逃出来的老师们清点人数,初二9班36个同学,当天实到33人,全部跑出了教室。但二楼的初三7班则遭遇了完全不同的命运,两名7班的男生从楼上跳下,腿脚折断而性命无忧,但这就是这个班全部跑出来的人数了。
“       后来听说他们老师叫学生马上躲到桌子下面,”陆前磊回忆,“只有那两个男生没听指挥跳楼了。”老师的指挥完全符合地震时的标准举措,但灾难来得太快太猛烈了。
       晚上9时多,温家宝总理赶到聚源中学,他戴上安全帽,爬上废墟,用话筒向里面喊话。从废墟上下来后,在情绪悲恸的家长们中间,他介绍说:“里面还有呼救,还有希望”;“马上还有一支140人的专业队伍赶过来”!
        三台吊车和一台挖掘机在尽力移动废墟上巨大的钢梁和水泥块。一支上百人的武警队伍随后用双手开始清理碎石。“大的东西移走之后,只能用手,”武警医院一命负责人介绍,“接近底层,再用工具就可能伤到幸存的学生。”
      但生还的希望是如此渺茫,最先挖出来的十几个学生身体基本已经僵硬了。10点左右一个老师模样的男子被找到,他满身血迹,一条小腿几不可见,但仍有神智,他立即被救护车运走。但随着挖掘进行,此后挖出陆续仍是遗体。
      在操场上,等待认领的学生遗体一字排开,有五十余具。
      已经辨认出遗体的家长在痛哭中把死去的孩子搬移到学校围墙边,用防雨布搭起了临时的停放所。家长们用布匹或被褥包裹起遗体,在孩子脚边点燃蜡烛。隔着操场望去,沉沉黑夜中一点点幽光闪动,每一点亮光都代表着一个刚刚逝去的年轻生命。

27.《北川教师刘宁:地震来临救出学生却失去女儿》
     5月14日7时30分,这是令北川县第一中学教师刘宁永远悲恸的时刻:念初三的女儿终于从水泥断块下被“掏”出来,但却永远离开了他。这个外表粗犷的坚强汉子,在睹见女儿遗体的一刹那,突然情绪失控,放声大哭。悲怆之情,令包括记者在内的周围人潸然泪下。
这    个在5月12日大地震中失去女儿的教师,却在地震发生时刻,机智勇敢地保护了自己班上59名学生,使他们安全脱险。
刘宁是北川县第一中学初一六班班主任。地震发生的时刻,刘宁正带领自己59名学生在县委礼堂参加“五四”青年庆祝会。“礼堂突然在晃动,而且越晃越厉害。”经验丰富的刘宁马上意识到发生了地震。他招呼同学们不要乱跑。“县委礼堂的椅子离地较高,我叫学生立即就地蹲进结实的铁椅子下面,千万不要乱动”刘宁说。
     正是刘宁老师在关键时刻的冷静,全班59名同学中只有两个受了轻伤。
      当时的情形是,礼堂发生部分坍塌,沉重坚硬的横梁和砖头水泥雨点般向下砸,初一六班一名学生心有余悸地向记者描述当时场面:我蹲在椅子下面,听见屋顶垮塌掉下来的横梁砖头砸在铁椅子上面发出的砰砰声,非常害怕,护在我身上的铁椅子每被砸一下,我的心都要剧烈地抖一下,“我好害怕铁椅子被砸穿哦”,几分钟之后,屋顶坍塌的重物终于停止向下砸。地震暂时过去了。
就这样,59名学生奇迹般得救了。但刘宁老师在救援学生时,双手被坚硬的水泥划得鲜血淋漓。
刘宁的宝贝女儿刘怡,在北川县第一中学念书,她当时也被压在废墟下面。
      幸存下来的教职员工投入紧张的救援工作之中。刘宁在抢救其他学生的同时,每次经过女儿被困的废墟时,感觉一阵阵巨大心痛袭来。女儿被压在巨大的水泥板下面,由于缺乏大型吊车机械,暂时还无法救援。
      女儿刘怡所在的初三一班,在二楼,地震发生后,她被压在课桌下面。“据同样困在里面的同学喊话,女儿还活着,只是脚受了伤。”刘宁说,但形势很快发生变化。由于这两天余震不断,女儿被困的空间已经被新塌下来的东西挤占,可爱的女儿永远回不来了。

28.《现场报道:“妈妈”声穿透废墟》
       刚进任家坪收费站就是北川中学,这所当地著名的重点中学的教学楼在地震中坍塌,一千余名学生被埋。十三日下午,一声声的“妈妈”穿透废墟,直达地面。任老师听到了,赶紧上去,告诉孩子们,“保持体力,不要再发出声音,老师在这里,跟你们妈妈在一样。”这位老师的女儿也被埋在这堆废墟中,但是,这位妈妈无数次的呼唤女儿,却没有得到一声回应。
      十三日深夜,抢救依然在进行。“铁臂”上下舞动,搬走大石块;战士们手手相传,搬走小石块。于是,在从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多那段时间里,在“重庆消防”的消防官兵努力下,终于又有六名孩子从这堆废墟中被救了出来。他们都在下面埋了大约三十多小时了。
     一群孩子的父母依旧在废墟一侧伫立,他们有人曾经听到过孩子的呼救,所以他们还在坚持。一位母亲告诉记者,她初三的孩子依旧还在地下。她赶到这里后就一直等在这里,她会继续守候下去。

29.《3岁女孩父母尸体下与死神抗争40小时获救》
       5月14日上午,北川县城,被压在垮塌房屋下的3岁小女孩宋欣宜,在已经逝去的父母身体翼护下与死神抗争了40余个小时后终于获救,被救护车送往医院。
      早在13日,记者第一次进入已化为废墟的北川县城时,就有许多救护人员围在一处严重损毁的屋角处,压在房屋下的是两个不幸遇难的大人,和被他们护在身下的仍然眨着大眼睛的一名小女孩。据进行救援的红军师装甲团的官兵介绍,他们在8时左右就发现了这名小女孩,但整个移位的墙壁压在小女孩和大人身上,他们没有合适的工具,无法将人救出。
记者在现场看到,比起原本是在同一列的房屋,这处墙壁已经平移了四五米,死死地压在两个大人身上,而小女孩的腿脚又在大人身下,丝毫不能移动。人们纷纷谈论,将孩子护在身下肯定是小女孩的家长,危难关头,令人肃然起敬的父母以自己的生命换取了孩子的平安。
        不作美的天公又在13日下了大雨,救援人员赶紧在小女孩头上拉起了一块遮雨布,并拿来牛奶、方便面等食品放到小女孩身边。
13日夜晚是余震不断的雨夜,记者14日早上再次来到北川县城时,有些地方的坍塌变得更加严重。但记者却惊喜地发现,在前一天看见小女孩的地方仍有许多救援人员在工作,说明小女孩还活着!
更令人高兴的是,来自辽宁的救援队员带来了切割机等专用设备,并已经在墙壁上打开了一个口子。倾斜的墙壁摇摇欲坠,救援队员一方面紧张地撬动砖头,一方面还要用木头支撑危墙,防止墙壁倒塌伤到小女孩和周围的人们。救援过程中小女孩不时发出的阵阵哭声更是牵动着所有人的心,因为不知道撬动砖头是否影响到了小女孩的腿,救援人员不敢不用力,又不敢太用力。
      14日9时40分左右,随着人们的欢呼,一名救援队员终于将小女孩从危墙下面抱了出来。这时距离12日14时28分汶川发生7.8级地震已经过去了40多个小时,顽强的小女孩熬过了雨夜和余震,战胜了死神!
     记者看到,刚被救出的小女孩梳着两条小辫子,除了右额上一块已经结痂的硬币大小的伤疤外,脸上只有一些灰尘,清秀的面容颇为惹人喜爱。但小女孩的右腿因为长期受到压迫,已经严重坏疽。解放军官兵立马将小女孩放到担架上,往城外救护车能走到的地方转运。
      在运送途中,小女孩的思维非常清晰,她告诉记者她已经3岁了,叫做宋欣宜,并且清楚地用词语指明了姓名中的每一个字。她还说,自己已经上幼儿园了,平时喜欢看电视和画画。
9时55分,刚到城外的小欣宜幸运地遇到了一名医疗兵,他对欣宜的右腿进行了简单包扎和固定,告诉救援人员一定要快速将小孩送去手术,不然有截肢的危险。
北川县城周围的道路已经完全被地震损毁,原来的盘山公路路面被拧成了麻花状,有的地方落差达两三米,并且到处都是房屋大小的巨石,解放军官兵只能抬着担架在泥泞的山坡和巨石阵中艰难前行,但他们以神奇的速度在前进。记者从小欣宜被救出全程跟着担架前进,尽管记者是名壮小伙,身上只有一个小采访包,但跑得气喘吁吁还是跟不上抬着担架的子弟兵的脚步。


30.《与同桌的互相鼓励让她挺过4小时》
   1   5岁的小雪(化名)躺在省医院病床上,虽然全身缠满绷带,但她却不顾疼痛,不时呼唤着同桌小亚(化名)的名字。小雪是都江堰向峨中  学初一学生,她的记忆至今还定格在前日下午——全班正上数学课时,教学楼突然坍塌,全班同学都被埋在废墟中。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,她和小亚手牵着手互相勉励,发誓绝不放弃生存。
     昨日上午,小雪正在接受抢救。医生说,她双手骨折,头部伤情严重。尽管全身缠满绷带,但小雪仍想念着小亚。“说好我们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,你咋个走了呢?”小雪说,前天下午2时30分许,她们正在上课,教室屋顶突然摇晃起来,就在大家准备逃离时,整座教学楼轰然垮塌。一块预制板砸了下来,砸在她和小亚身上,伴随着一片尘雾,小雪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小雪说,被废墟掩埋不久,现场死寂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。眼前一片漆黑,她感觉有黏乎乎的液体从头上流到手上,她这才意识自己受伤了。死一般的寂静,让她越来越觉得恐怖和压抑。她试着挪动双手,想扒开身上砖头,但双手始终不听使唤。“爸爸,妈妈,你们快来救我1黑暗中,小雪把求生的希望寄托在了父母身上,她相信父母肯定会赶来。就在这时,她听到小亚的呼叫,原来,小亚和她紧挨着。“小亚,我在这儿!”小雪赶紧向小亚打招呼。小亚听到呼唤,随即将手伸过来,4只小手紧紧握在了一起。
小亚头部被预制板击中,伤势非常严重。小雪获知情况后,心情骤然紧张起来。“一定要冷静,激发小亚的生存勇气,小雪拉着小亚的手,不停地鼓励小亚绝不能放弃生存机会。为了让小亚有勇气面对困难,她还试着开导她要相信父母和政府会组织援救队伍。小亚心情逐渐缓和过来。她向小雪承诺绝不放弃生存的机会,一定要陪着小雪等到救援。
      两个小时后,小雪听到外面开始有些响动,她立刻意识到是“救兵”到了。让小雪最担心的事同时发生了:“我等不及施救了,坚持不住了。”小亚抓紧小雪的手逐渐松开。“小亚,你答应过,不能食言呀!小雪对小亚大声吼着。尽管这样,小亚的声音还是越来越弱。“天哪,快救救她呀。”小雪试着活动双脚,确定左脚没受伤后,她立即用左脚用力朝上蹬,想踢开脚边砖头,但这一切都是徒劳。
3       个多小时过去了,小雪发现小亚已没了反应。小雪用力呼喊小亚,小亚也没有动静了。小雪情知不妙,再也忍不住开始伤心地流泪。“快来人,救命哦!小雪使劲地吼,而外面还是没反应,而她却变得越来越疲倦。“要保持体力,不要做无用功了!小雪努力镇定下来,趴在废墟里静静等候救援。
       晚上7时许,救援人员终于将小雪和小亚从废墟中刨出来,但伤情严重的小亚已去世多时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痛心:地震中的五十九個感動(11-2

下一篇:

评论 (2条) 发表评论

  • 维客(明素)
    维客(明素) : 阿弥陀佛,师兄慈心

    2008-05-27 08:22

  • 牛奶
    牛奶 : 逝者安详,生者前行!

    2008-05-23 17:42

发表评论
验证码